张一山:年少成名也需诚惶诚恐 长大是最可怕的事

张一山:年少成名也需诚惶诚恐 长大是最可怕的事
12岁时,
  《家有儿女》家喻户晓,
  “张一山”变成了“刘星”。
  24岁时,
  走过批评、争议与好评,
  “刘星”成为了“张一山”。
  所谓年少成名,
  也需诚惶诚恐。
  长大,
  恐怕是最可怕的事。
  他说:
  “并不害怕过去的标签,
  只怕在标签中止步不前。”
  “新青年” 第5期
  邀请到青年演员
  张一山
  分享他的成长态度
  《长大是最可怕的事》
  演讲实录
  大家好,我是新青年张一山,一名演员。
  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,并不是我的演员生活,
  而是想跟大家聊聊有关成长的话题。
  说实话,大多数人在提起张一山的时候,
  就会说:“他是那个家有儿女的刘星。”
  之前也会碰到粉丝,看到我说:
  “刘星,你能帮我签个名吗?”
  我签什么呢,签“刘星”还是“张一山”?
  “刘星”不是我,但却成了我的代名词。
  我很感恩能够遇到这个角色,
  同时也让我渐渐爱上这个职业,
  在《家有儿女》剧组,
  我们从宋丹丹、高亚麟老师那儿,
  学到了关于表演的第一课,
  就是说人话,就是自然,放松,别做作,别演。
  那时的我,就是刘星。
  演员,就是别演。
  也许就是这份别演,
  让大家认识了我,
  同时也贴上了标签。
  “撕下标签做自己”,
  这句话经常被大家提到。
  我始终觉得并不是标签的问题,
  一个演员,
  有几个角色成为自己的标签,
  就像歌手,
  有传唱度很高的歌曲一样,
  这是一个不断自我丰富的过程。
  该担心的并不是别人在给你贴标签,
  而是你在某个标签当中止步不前。
  这说明,
  你在自我超越的过程中做的还不够。
  2010年,
  我考进北京电影学院,
  选择沉淀一段时间。
  小时候的表演,
  是靠一点小的天赋和临阵磨枪的小机灵;
  现在需要的是,
  更加专业系统的了解和学习。
  同时,我也很享受大学的时光,
  演员的充电就是,
  给他足够的时间和空间与生活接触。
  我有一个看似不错的标签,
  但我想通过大学学习,
  给自己创造一个新的起点。
  有一次跟哥们一起吃饭,
  他们问我:
  “一山,你想演什么样的角色啊?”
  20岁的时候,
  想这个问题就会比较模糊,
  没有经历过、历练过,
  并不知道自己能演什么样的角色。
  后来一段时间尝试过各种不同的角色,
  逐渐明白,特点鲜明的人好塑造,
  而恰恰是没有特点的普通人才是最难挑战的。
  相比其他人一辈子只能干一行或几行,
  我这个职业,
  可以塑造各行各业各种人,
  人生体验其实丰富有趣得多。
  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,
  我能够在自己身上找到更多可能性。
  从这个角度审视,
  我的工作,挺有意思的。
  现在的我,
  更加明白“敬业”两个字的意义,
  演员是一个职业,
  是一个需要很强专业技能的职业,
  它服务于观众,
  所以最基本的职业道德,
  就是要演好你的角色,
  对得起看你的观众。
  由于这个职业的曝光度很高,
  也会变成所谓的明星,
  从而又多了一份社会责任感,
  有义务为这个时代增添朝气和正能量。
  既然大家的喜爱让你成为了明星,
  那就自己一定要传递出榜样的力量。
  其实演员的故事都会有一些相似之处,
  比如成名前的心酸与努力,
  成名之后的烦恼和惊喜,
  说来说去总是能总结成这个样子。
  所有人在实现理想或者改变自己的过程中,
  都会有一些感慨和故事。
  有一段时间,我是非常的迷茫,
  每天起床赶通告,晚上卸妆睡觉,
  偶尔在路上我会看看车来车往,
  去思考我忙碌的意义。
  我问:“我为什么要起床啊?”
  我经纪人说:“因为你签合同了啊。”
  每天为了合同去忙?
  这完全说不通。
  这不像我小时候在武校学习,
  那时候很小,即使练武很苦,
  我也不会去想我为什么在坚持,
  可能就是妈妈让我去,那我就去。
  长大以后,
  生活已经不再是听从安排那么简单,
  就像是演员要去塑造有内核的角色,
  我们也应当去做一个有内核的人。
  不管是刘星、余罪、秋水、沈亦臻,
  标签也好,代名词也罢,
  最终“他们”都是我旅程的一站,
  没有词能够概括我,
  也没有词能够限制我。
  目前为止,我的生活是未定义的。
  等待我的,也是下一步的突破。
  我是新青年张一山,
  人生未定义,谢谢!
  没有哪一次转身,
  不需要咬着牙和自己较真。
  所有早早到来的鲜花与掌声,
  都是未来需要越过的山丘。
  新青年对话·张一山
  对话实录
  我是一个非常能够容忍和忍让的人,
  对于演员来讲,这是优点。
  我不会把压力和**释放在生活中。
  拍戏、表达人物的时候,
  我可能会把我的一些压力和**,
  释放在人物上、故事里和镜头前。
  每一个人都会有压力,都会有**,
  只是释放的地方不同,
  我就把我的职业变成了一个释放的过程。
  其实,演员是很痛苦的。
  我在拍那一场戏的时候,
  我实在是没有眼泪了,
  因为连着哭了很多天,
  全都是那种号啕大哭,
  满脑袋充血那种状态。
  基本上,
  每五天就有一个**戏,
  每三天就要有几场落泪的戏。
  我就站在那儿,
  我说导演你要再给我机会。
  因为刚开始第一条有了,
  演完以后觉得不太好,
  我说那得再来一条,
  从第二条开始就没有了,
  拍了好多条。
  短短的一场戏,
  拍了四五个小时。
  大家等了我三个小时。
  所有人都在那儿等我。
  你要知道,
  所有人拿着机器、举着杆在那儿等着我,
  推轨道的、打灯光的在那儿看着我,
  就我自己一个人在那儿,
  那种心理压力是特别大的。
  脑子里全都是别人,
  全都是杂念,甚至别人动了一下,
  你都会觉得他可能有点不耐烦了。
  然后有一些人真的很累,
  他一叹气“哎”,
  可能他真的累了,
  但是就听到他一叹气,
  一下就崩溃了。
  拍那个戏的时候,
  把我手上的肉和手指甲,
  经常咬出血,
  心里特别焦躁。
  所以演员这个职业啊,
  其实很痛苦在于没有退路。
  当你觉得自己真的不行,
  快崩溃的时候,
  你没办法,
  不可能有退路,不可能停。
  但最后还是热爱战胜了这些折磨。
  我是一个不太给自己有规定的人,
  就觉得现在喜欢,现在热爱,
  有**,很年轻,有力量,
  就坚持干自己热爱的这个事业。
  我认为演员并没有那么伟大,
  也从来没觉得,
  能成为他们口中的艺术家,
  我只是一个演员。
  我演了一个戏,能够让观众看到,
  在他们平常那么累的工作当中,
  回了家以后,
  打开电视或者电脑能够看到你演的戏,
  他们觉得能够放松他们的身心,
  这就是演员最大的作用,
  就仅此而已。
  所以,
  我并没有把自己想得多么的伟大,
  也没有把自己想得多么的高档。
  我就是认为,
  我作为一个演员,
  我要让观众看到我的作品的时候,
  觉得值得。
  我们现在买会员要花好几十块钱呢,
  对吧?
  你不能让人白花钱,
  你不能骗观众的钱。
  作为演员来讲,
  这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。
  要想当明星的话,
  不要去做演员。
  如果想做一名演员,
  请做好当不成明星的准备。
  接受并突破当下的自己,
  裂变并寻找新生的未来。
  请相信,
  热爱终将战胜折磨,
  最差不过大器晚成。

  “新青年YouthTalks”
  新华社创新项目
第1期:今天,我们以这种方式向他们致敬 | 彭凯第2期:“陈海局长”:年轻人如何与欲望相处 | 黄俊鹏第3期:我们什么都输了,总该赢场球吧 | 杨臻第4期:“奇葩女王”的人生“排除法” | 马薇薇]article_adlist–>

Posted in 未分类

Warning: Undefined array key 0 in /www/wwwroot/zhenyuanedu.com/wp-content/themes/random-news/single.php on line 35

Warning: Attempt to read property "term_id" on null in /www/wwwroot/zhenyuanedu.com/wp-content/themes/random-news/single.php on line 35